图灵律师网 经济纠纷 19岁少女亡于隆鼻手术台,整容热已席卷“00后”

19岁少女亡于隆鼻手术台,整容热已席卷“00后”

宿迁律师为您普法:http://www.theonelaw.cn/suqian/

导语

“90后”已是整容整形的绝对主力,而“00后”开启医疗美容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

目前,各类全国性未成年人保护专项法律中均未对未成年人整容作出任何禁止性规定。

原文首发于454期《法治周末》2版

原题:失控的未成年人整容热

原本以为是一场醒来后就会变美的梦,但没想到对于19岁的少女小夏而言,这却成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梦,一场再也醒不来的噩梦。

为了拥有更加笔挺的鼻梁,让自己原本已比较精致的面容“更上档次”,1月3日,小夏在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接受了隆鼻手术,但却在手术时意外身亡。

1月3日,小夏在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接受了隆鼻手术,但却在手术时意外身亡。图/中国基金报微信公号

“近年来,整容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很多未成年人都在做整容手术,甚至已经形成一股风气,但其中的风险却经常被忽略。”全国人大代表王家娟是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的一名教师,一直在与孩子们打交道的她每次看到类似事件都会格外痛心。

为了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她建议对于未成年人整容的现象,法律应跟上监管步伐,严禁对未成年人进行美容整形;同时明确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整形美容机构的法律责任。

“90后”成整容主力军

“00后”势头来的更猛

19岁少女小夏因整容意外身亡的新闻曝出后,很多人在惋惜的同时也在感慨如今整容人群的低龄化趋势。其实从年龄上来看,小夏已经属于成年人,而在当前的整容大军中,很多甚至是未成年人在充当“主力军”。

16岁的钰钰这几天不太敢大声说话和大笑,因为刚刚打完瘦脸针的她脸部还有些僵硬。别看年龄不大,钰钰的脸上可“动”了不少地方,割了双眼皮,垫了鼻子,打了“嘟嘟唇”。

19岁少女亡于隆鼻手术台,整容热已席卷“00后”

“我们班还有整的比我还多的呢!”有意日后进军娱乐圈的钰钰目前在某“练习生学校”接受“造星”培训,她向法治周末记者直言,虽然学校明确要求学生不许整容,“但实际班里有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整了”,其中有不少像钰钰这样的未成年人。

某医疗美容网站去年发布的《新氧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当前中国有近2000万医疗美容消费群体,“90后”已是整容整形的绝对主力,而“00后”开启医疗美容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从近两年消费数据看,医疗美容成为“00后”的日常生活方式这一趋势已愈演愈烈。

“当前,未成年人整容大多集中在割双眼皮、纹眉、打嘴唇等项目。”北京某医疗整形机构合伙人李娟曾和一些来整容的未成年人聊过,她们大多觉得在这些地方做些“微整”,不但风险小,还能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但再小的整容实际上也算是手术,都是有潜在风险的,比如,最常见的割双眼皮如果没有做好或后期恢复的不好,就容易患干眼症。”李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整容对身体是有损害的,有些药剂对身体发育也会有影响,因此对于身体还未发育成熟,骨骼尚未完全定型的未成年人来说,危害会更大。比如,如果过早进行隆鼻整形有可能会影响鼻骨本身的发育;过早进行隆胸手术不仅会影响发育,更有可能在日后引发乳房类疾病。

除了身体影响外,整容也不利于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发展。李娟就曾接触过一个15岁的女孩,在一家小诊所做了丰唇,结果导致了严重的过敏,嘴唇长期浮肿,这不仅让小女孩整容的事在学校“曝光”,同学异样的目光也让她出现了严重的抑郁,甚至一度导致休学。

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看来,未成年人整容还容易导致未成年人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扭曲,比如,以明星作为整容的版本,追星并意图通过整容来博人眼球,甚至通过其他途径获取更多资源。

家长“怂恿”孩子整容

未成年人“被整容”

既然明知未成年人整容有诸多危害,那实际中为何众多整容机构依然会给未成年人实施整容?

“目前,国家其实并没有相关的规定禁止未成年人整容。”在李娟看来,这是整容机构在未成年人整容问题上“有恃无恐”的最主要原因。

据李娟透露,当前通行的做法是,只要未成年人整容经由监护人同意,就相当于为整容机构给未成年人整容开了“绿灯”,很多机构都不会要求提供未成年人本人的书面确认书,医师也很少直接面向未成人本人进行后果、风险的提示。

事实上,当前甚至有一些未成年人整容是在家长的“怂恿”之下。

钰钰的母亲就是标准的“整容脸”,一直认为“整容才能让颜值更完美”的她在钰钰14岁的时候就带她割了双眼皮,之后钰钰的整容也都一直是在母亲的“指导”下。

“即使是监护人也没有权利为孩子整容作出决定。”刘俊海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受到一些选秀、造星等节目的影响,不少家长萌生了带未成人整容的想法,开始替孩子“代为决定”或“洗脑引导”,但这其实涉嫌对未成人权利的侵犯。一方面,未成年人并没有成熟的“三观”,很容易被诱导着跟风整容或“被整容”,造成身体权利的损害;此外,监护人带孩子去做非必要的整容,实际上也剥夺了孩子的自主选择权。

来源:法治周末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告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