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律师网 法律资讯 涉案房屋在强制拆除前已被列入征收范围处理赔偿

涉案房屋在强制拆除前已被列入征收范围处理赔偿

【裁判要点】
建设项目所在地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指定的有关部门,有权依照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强制拆除违法建筑;违法建筑的强制拆除,应当事先公告,并在法定行政复议申请和行政诉讼期限届满后实施;在实施强制拆迁前,应当发出通知,要求被处罚人在合理期限内自行拆迁;实施强制执行的方式应当合理、适当,不得实施残酷的强制拆迁。行政机关在不调查认定涉案房屋的情况下,直接拆除涉案房屋,违反法律规定。由于涉案房屋在强制拆迁前已纳入征收范围,在处理补偿问题时,应当按照征收补偿的有关规定妥善处理。
【裁判文书】
最高人民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
行政裁定书
(2019)最高法行申359号。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
法定代表人刘拥兵。
杨光华,行政机关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刘小鸥。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城管综合执法大队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
法定代表人杨知强。
蒋灵虎,行政机关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陈瑜。
1952年12月9日,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出生于汉族。
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秀峰街道办事处一审被告。
法定代表人曾君湘。
再审申请人、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开福区政府)、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以下简称开福区城市管理大队),因被告熊仲春、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秀峰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秀峰街道办事处)房屋强制拆迁,对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行政判决(2017)向法院申请再审。法院组成合议庭依法进行审查,并于2019年5月6日在法院第一巡回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公开询问。再审申请人、开福区政府行政机关负责人杨光华、委托代理人艾超、邹业峰、再审申请人、开福区城市管理大队行政机关负责人姜灵虎、委托代理人陈宇,被告人熊仲春委托代理人臧云,一审被告秀峰街道办事处法定代表人曾俊祥,到法院查询。
开福区政府申请再审,称:1。开福区政府组织拆迁的主要证据不足屋的主要证据不足。开福区政府没有实施被起诉的行政行为,这不是本案的合适被告。主要原因如下:第一,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新港派出所出具的《警务处理说明》、秀峰街道办事处大唐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等证据仅由相关单位陈述,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开福区政府组织拆除所涉房屋的行为无法得到证实;二是开福区违法行为拆迁控制领导小组统一协调、管理和安排开福区违法行为,不能等同于开福区政府实施被起诉的行政行为;第三,根据秀峰街道办事处的情况说明,拆除现场的公证材料足以确定被起诉行政行为的主体不包括开福区政府。2.本案所涉房屋的权利人是周正祥,而不是熊仲春。熊仲春与被起诉的行政行为没有任何关系。主要原因如下:首先,熊仲春于1994年申请了房屋建造许可证,并于2001年将该许可证非法转让给了本案的局外人周正祥。2005年,周正祥建造了涉案房屋,并一直在照顾他们。涉案房屋的实际所有人和居民是周正祥的父子,而不是熊仲春;第二,在涉案房屋拆迁前,土地、规划等部门认定涉案房屋是周正祥建造的,属于非法占用土地,未经建设项目规划许可。秀峰街道办事处多次与周正祥父子协商房屋拆迁事宜。在房屋拆迁过程中,周正祥父子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此后,他们还起诉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的行政不作为。在房屋拆迁过程中,秀峰街道办事处保存了室内物品的委托证据,并与周正祥父子就相关物品的接收情况进行了协商。在本案一、二审、调解等活动中,只有周正祥父子参加,熊仲春从未参加或主张任何权利。3.在本案中,周正祥意识到用熊仲春的建筑许可证建造房屋是违法的。为了避免违法行为的不利后果,他通过熊仲春提起诉讼,以达到不正当的目的。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是错误的。要求再审本案,撤销第一、二审判决,改变判决,驳回熊仲春的诉讼。
开福区城市管理旅申请再审,称:1。开福区城市管理旅没有拆除所涉及的房屋,不是本案的被告,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错误。2015年1月,开福区城市管理旅对相关房屋建设进行调查,并向土地和规划部门申请专业意见。由于涉案房屋于2015年2月9日被秀峰街道办公室拆除,非法标的物丢失,开福区城市管理旅的执法程序终止,没有作出拆迁决定,也没有实施拆迁行为。2.本案所涉及的房屋于2005年建成,并实际生活和管理。熊中春不是本案所涉房屋的权利人,与被起诉的行政行为没有利害关系,没有本案原告的资格,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请求再审本案,撤销第一、第二审判决,改变判决,驳回熊中春的诉讼。
熊仲春回答说:1.原审认定开福区政府。开福区城管大队为实施被强制拆迁行为的主体是正确的,《警务处理说明》和《证明》强制拆迁行为是根据开福区政府拆迁非法控制工作领导小组的要求和安排。秀峰街道办公室情况描述的内容与上述两份文件的内容完全不一致,不应接受。2.原审认定熊仲春具有本案原告的正确资格。原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人民政府向熊仲春颁发了《个人住房用地许可证》,证实熊仲春享有本案所涉房屋的土地所有权。熊仲春和周正祥的土地使用权转让未依法登记转让,无产权转让效果,涉及的土地使用权仍为熊仲春。房屋与土地相结合,所涉房屋的权利也是熊仲春。在二审期间,周正祥发布了一份声明,说明:所涉及的房屋所在地块,建设土地许可证未办理转让登记。该地块上的房屋,我承认属于熊仲春,对熊仲春主张权益的行为(包括诉讼行为)没有异议。熊仲春和周正祥自愿处置了本案所涉房屋的土地所有权。3.强制拆迁发生在征地拆迁过程中。熊仲春的诉讼有利于征地拆迁的补偿或补偿。4.开福区政府、开福区城市管理大队表示,熊仲春起诉局外人周正祥,以不正当目的掩盖违法行为。这一主张属于主观猜测,推断理由与法律不一致。5、开福区政府是涉案区域内征地拆迁的组织机构,首先强行拆迁涉案房屋,并提出熊仲春原告主体不合格的主张,目的是不赔偿或减少涉案房屋的赔偿。综上所述,请求驳回开福区政府和开福区城市管理大队的再审申请。
秀峰街道办公室口头陈述说:1。熊中春只获得了个人住房用地许可证,而不是产权证书,所涉及的房屋是周正祥的建设,周正祥是权利持有人。熊中春和被起诉的强制拆迁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也没有原告的资格。2.经湖南省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开福区分局和湖南省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开福区分局审查确定,涉及的房屋为非法建设,不能采取纠正措施消除影响。3.秀峰街道办公室组织人员拆除了涉及的房屋。拆迁前,周正祥于2015年2月9日对房屋进行了公证,并由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公证处颁发了公证书。4.所涉及的房屋下的土地为集体土地,而不是国有土地。
在原审查事实的基础上,法院发现,根据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源函(2010)722号《关于2010年长沙市等4个城市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的批复》和《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表》,2014年9月19日,开福区政府发布《征地方案公告》(2014公告》,征收开福区新港镇(现秀峰街道)竹隐村、大塘村集体土地。
经审理,法院认为本案审理的关键问题是:熊仲春是否具备本案原告资格;开福区政府和开福区城管大队是否适合本案的被告;被告强行拆迁是否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熊仲春是否具备本案原告资格,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告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